四、貂蝉篇 “这人是谁啊?”——是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子的嗓音。 “怎么睡在咱老爷的门边啊?”——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的声音。 “叫几个人来把他抬走!别挡了道!哟,长得还挺俊的。”还是娇声笑语。 “慢着。”此人吐字如银铃乍响,但愿她的脸蛋对得起她的嗓音,“我看这位公子肯定是饿晕了,扶进去,先给他喂一碗米汤吧。” “貂蝉小姐,老爷不在,奴婢们不敢做主啊。”众丫鬟说。 “没事,一切由我担待。”貂蝉说。 “那好吧,小姐。来,我们把他扶进去。” 于是,我就被几个女孩子七手八脚抬了进去,放在厢房里的床上,周围是一片淡淡的香味,很好闻。 没过多久,丫鬟们拿了米汤来喂我,然后我又睡着了,不知过了多久,等我再次醒来时,房间里已经掌灯了。 “小姐,快来,他醒了!”一个俏丽的小丫环叫道。 床头闪进一张清丽绝俗的脸庞,我料此人必是貂蝉无疑,呆呆地望了半晌,不知该说什么。 “公子,你醒了?”貂蝉问道,言语甚是温柔。 我瞧着貂蝉,机械地点了点头。貂蝉抿嘴而笑,说:“敢问公子贵姓?” “我姓常,寻常的常。”我答道。 丫环咯咯笑道:“公子长得可不寻常。” 貂蝉嗔道:“死丫头,每正经,去,给公子准备一些酒菜饭食。” 丫头领命而去。 貂蝉见丫头去了,便坐在床边的春凳上,含笑着问:“常公子,为何来洛阳?” 我答道:“诛杀董卓,为国除害!” 貂蝉柳眉轻扬,然后咯咯地笑道:“公子说笑吧?” 我说:“绝不撒谎。” 貂蝉说:“敢问公子如何行事?” “实不相瞒,吕布乃是我的结拜兄弟,他假装认董卓为父,其实是要借机行事,诛杀董卓。” 貂蝉盈盈下拜道:“公子为国为民,小女子这厢多谢了。” 我连忙起身扶住貂蝉,说道:“小姐快快请起,不可多礼。” 貂蝉轻轻拿开我的手,对我妩媚一笑。 是夜,明月如盘。貂蝉在院内焚香祷天:“愿苍天保佑常公子马到成功,为国除贼!” 忽然,乌云将明月遮住了大半,仿佛不让明月与貂蝉比美一般。 半夜时分,我正在床上辗转难免,忽然听得吱熘一声门响,趁着月色,看见一团黑影闪进,向我走来,馥郁的香气直逼而来。 我正想询问,黑影说话了:“公子莫怕,是我,貂蝉。” 我惊道:“小姐何以来此?” “实不相瞒,奴家今日得见公子,乃是上天注定,公子侠肝义胆,奴家极为钦佩,愿以身相许……” 哇塞,没想到貂蝉对我主动献媚,我还有何话说呢?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说:“若得小姐垂爱,不负此生!” 此时,月上中天,月华从窗户里投射进来,将屋子照得一片透亮。貂蝉那张娇艳绝世的脸庞在如水的月光下,愈发显得清丽脱俗,仿佛仙女下凡。 貂蝉轻解罗衣,脱下长裙,只剩一条红色的抹胸,将光滑的肌肤映衬得如同阳春白雪。貂蝉轻轻地向我怀里靠了过来,扬起脸,一双小手在我的全身游走,唿吸越来越急促。 我轻轻地吻上她的红唇,柔滑细腻,湿润甘甜,如吮奶酪,如饮琼浆。貂蝉唿吸的温热气息弄得我神魂颠倒。 我的手从她的细白的颈项滑到她丰满的乳房上,用力抚摸揉捏。貂蝉的乳房很有肉感,富有弹性,如同两包新棉。我继续用熟练的舌功将她挑逗得粉脸含春,娇喘吁吁。我轻轻解了她的抹胸,两只白嫩丰满的乳房在月华下仿佛软玉雕琢,乳晕不大不小,恰到好处,粉色的乳头点缀其上,越发显得楚楚动人,荡人心魄。我迫不及待地含住她的乳头,吮吸舔咂,然后含住她的整个乳晕吸舔。貂蝉兴奋得娇喘连连,双手在我身上四处乱摸。我的手也滑过她平坦的小腹,伸进她的三角花园,抚摸她丰满的阴部。此时的貂蝉年方二八,只长了几根稀稀拉拉的阴毛,所以,她的阴部摸起来就像松蓬蓬的馒头。 不知是人的本能还是貂蝉早就经历过男女性事,她熟练地脱掉了我的衣服,用她的芊芊玉手抓住我那早已一柱擎天的大肉棒慢慢地套弄起来,然后扬起头来跟我亲嘴。 貂蝉早已春心荡漾,蜜穴春水如注。我想弄清楚她究竟还是不是处女,便将一根指头伸进她的蜜穴里。一个指节进去了,没有阻碍,两个指节进去了,还是没有阻碍,整个手指全进去了,还是没有阻碍!貂蝉已非处女矣! 貂蝉幽幽地说:“公子,奴家已非处女,请公子勿弃!” 我笑道:“小姐千万不要以此为念,我一点都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 貂蝉喜道:“公子此话当真?” 我笑道:“貂蝉,我骗过你吗?” 貂蝉笑着轻轻摇了摇头。 “貂蝉,你的处子之身是你家老爷给破的吧?” “是啊,他是老色鬼,可也是个银样蜡枪头,每次都不过片刻的功夫。” 我笑道:“那你岂不是没有领略极乐巅峰的滋味?” 貂蝉含羞着摇了摇头,而她的手却始终抓住我的大肉棒,片刻也不曾离开。 “哥哥今日就让你欲仙欲死,永生难忘。”我一边说一边揉捏她的乳房。 貂蝉笑道:“好哥哥,小妹今天要为你破例。” 我问道:“破例?” “嗯,”她答道,“王允那老货每次都让我舔他的那根东西,我死活不肯,气得他吹胡子瞪眼。今天,我就给哥哥舔舔,好吗?” 我喜道:“那敢情好!来吧,好妹妹。” 貂蝉对我妩媚一笑,顺着我的身子熘到我的胯下,撅起小巧的屁股,双眼妩媚地望着我,伸出香舌,将我的大肉棒从头到尾细细舔了一遍,然后含住龟头,吮吸咂咬,弄得我好不快活!最后,她将我的整个肉棒都含进嘴里,咕唧咕唧地吞吐起来。 过了一会,我说:“好妹妹,哥哥也让你快活快活,快转过来,让哥哥也舔你下面那多鲜花。” 貂蝉喜滋滋地转过身来,将粉嫩的阴部对准我的脸,然后继续舔吮我的大肉棒。我扒开她胀鼓鼓的大阴唇,露出里面粉色的玉蚌肉和满是淫水的蜜穴口,伸长舌头,轻轻扫过她的阴唇缝隙,貂蝉忍不住咿咿呀呀地浪叫起来。然后,我含住她的小花蕾,吮咂起来。貂蝉的花蕾似乎十分敏感,只要我一舔,她马上瘫软如泥。 貂蝉一边耸动着阴部,好让她的花蕾获得更强烈的快感,一边说:“好哥哥,你舔得小妹好舒服噢,啊……哦……要升天了……快,快,快来,我要……” 我见貂蝉已欲火焚身,仿佛随时都会燃烧起来一样,便起身将她的大腿扯开,貂蝉自己扒开了阴唇,等着我来插她。 我将坚挺如铁的大肉棒顶在她的花蕾上慢慢地摩擦,惹得貂蝉浑身骚动,最后,她实在忍不住了,便自己抓了我的肉棒,对准玉穴口,屁股一抬,腰一挺,便进去了大半个龟头。我也趁势而入,一插到底,直抵花心。貂蝉很受用地长吁了口气。 我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挑弄貂蝉,慢慢地,她的蜜穴里开始春水涟涟,流到了卧榻上;粉脸绯红,在月色下更有着难以言说的美感;乌云般的青丝堆在枕上,樱唇微张,一边吐着温热香甜的气息,一边浪声叫床。我一边抽插,一边俯下身去亲她的香唇。 过了一阵,我将貂蝉抱进怀里,来个古藤缠树。貂蝉的小蛮腰一收一挺,迎合我的抽插,十分快活。忽然,貂蝉将我推到,将姿势变成了观音坐莲。她自己在上面又是挺腰又是摇臀,忙得不亦乐乎。我也没闲着,双手抓住她的大奶子,尽情抚摸揉捏。 貂蝉也很会玩,没多久,她自己转过身子,双手撑在床上,抬起臀部将我的大肉棒拉到蜜穴口,然后又重重地坐下去,每次都直顶花心。每当大肉棒直顶花心时,貂蝉就大声浪叫,然后夹住我的肉棒,小屁股左右扭动,用她的花心来磨我的龟头,弄得我酥麻难耐。 “好妹妹,你真会弄,弄得哥哥舒服极了!” “好哥哥,你也好厉害,大肉棒塞得小妹下面满满的,好受用啊!嗯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貂蝉一边浪语,一边不停地动作。 过了一阵,貂蝉累了,我便起身,让她跪趴着,来个后入式。貂蝉臀部的曲线完美无瑕,在月光里散发着软玉般的光泽;那朵后庭花紧紧的,甚是可爱。我一边抽她的蜜穴,一边用手轻轻地抠她的菊花。貂蝉咯咯地笑道:“坏哥哥,别抠奴家那里嘛。”于是,我停了手,拍打起她的屁股来。 抽插了几百回,貂蝉腿力不支,瘫软在床上,我便举起她的一条腿,从侧面干她。貂蝉的腿修长而匀称,在如水的月色里,连一根汗毛都看不到,真是“三国第一美腿”啊! 姿势依然换成经典的传教士式。貂蝉越来越接近情欲的高潮,我便全力抽插,她也叫得越来越大声,唿吸越来越急促,身上到处都是红晕,最后,两腿一夹,双眼一翻,阴道一紧,淫水如注。她彻底高潮了。我也忍不住她温热阴道的裹夹,龟头一麻,射了。 过了半晌,貂蝉还沉浸在性爱高潮的回味中。 “公子,奴家今天总算做了一会真正的女人了,奴家永生都不会忘了公子的。”貂蝉趴在我怀里,娇媚地说。 “好妹妹,哥哥也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。”我答道。 那一夜,貂蝉跟我做了七次,一直弄到日上三竿,她才心满意足地走了。 一天,我正在街上游玩,一个泼皮公子来找麻烦,被我一掌打死了。我回到王府以后,吕布赶了过来,说:“贤弟打死的公子是董卓的儿子,现在正四处捉拿贤弟呢!如今,只有让贤弟先避一避风头了。” 于是,我将貂蝉托付给吕布,自己一熘烟跑出洛阳城。 后来,我听说吕布杀了董卓,然而,曹操却看上了貂蝉,便杀了吕布,貂蝉从此下落不明,不知去向,成为千古悬案。 (貂蝉篇完) 五、杨贵妃篇 “禄山,别这样……”一个娇滴滴的声音。 “玉环,你就给我吹吹嘛。”一个夹着胡腔的男人说。 “脏死了,不要。”那个女人显然不愿意。 “求你了,玉环。”男人死皮赖脸。 “你再这样,我就走了。”女人开始发威了。 “呃,好,好!我不逼你了。来,咱们好好快活。”男人笑道。 没过多久,男人的喘息声、女人的浪叫声便传了过来。 是的,没错,正是安禄山和杨玉环在华清池里做那云雨之事。 本来,安禄山认了杨玉环做干娘,这会儿他却操了她的干娘,真是厚颜无耻。不过,说来也难怪,自古以来,胡人都是老子死后儿子娶老娘。这种在中华大地看来是绝对天理难容的乱伦之事,在胡人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。 然而,此时,安禄山的干爹李隆基正在宫里跟杨玉环的妹子杨金环颠鸾倒凤,风流着呢。眼下,李隆基已年届六旬,全靠高力士给他四处搜罗春药,才能勉强对付那些如狼似虎的妙龄宫娥。 杨玉环本来就是个性欲极强的女人,衰迈的李隆基自然不能满足她的欲求。趁着安禄山进京朝贺,见他身强体壮,也不管他相貌丑陋,大肚偏偏,饥不择食。安禄山也爱杨玉环漂亮丰满。两人一拍即合,全然不顾君臣名分,在华清宫里夜夜风流。 那日,我翻过华清宫的围墙,躲在假山后面,瞅着机会,将一名路过的太监击晕了,换了他的行头,混进了华清池。 我刚跨进华清池中的内殿,便被一个差役叫住了:“公公有礼,这是娘娘要的荔枝,八百里加急特从岭南送来,请公公交给娘娘。” 我接过荔枝,在心里狠狠骂了他一句,接过荔枝,说: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 “是!”那人答应一声,回身出了华清宫门。 我端着新鲜的荔枝,半道上尝了几颗,果然甘美异常。 我进了杨玉环的寝宫,见杨玉环斜倚在玉枕上打盹,上身仅着抹胸,露出白花花的半截乳房;下身穿着半透明的丝绸裙子,一条玉腿白皙修长。其实,杨玉环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丰满,只是稍稍有些丰满罢了,而且这种丰满在她身上显得那样合适,看起来让人觉得舒服养眼。此时的杨玉环风情万千,姿态撩人,看得我的小弟弟一唿而应,硬邦邦地挺了起来,只不过太监的衣服宽大,才没有显露出来罢了。 我轻声叫道:“娘娘,您的荔枝来了,岭南那边送来的。您尝尝鲜?” 杨玉环懒洋洋地睁开眼,伸出芊芊玉手,拈着兰花指,从玉碗的冰堆里拿出一颗荔枝,放进嘴里,细细嚼了,面露微笑:“味道果然不错。” 然后,她细细将我打量了一番,笑道:“你是新来的吗?我好像从未见过你。” “回娘娘,奴才的确是新来的。”我答道。 “模样挺俊,身板也健壮,”杨玉环眼里含着淫亵的光芒,嬉笑道:“可惜,是个太监。” 我一时情急,脱口而出:“奴才不是……” 杨玉环笑道:“不是什么?难不成你不是太监?” 我一时无言以对,只得愣在那里发呆。 “你过来,靠近些。”杨玉环说道。 等我靠近时,冷不防她将手一把伸进我的胯下,正好抓住我挺起的大肉棒,她大喜过望:“果然不是个太监!说,是谁让你假冒太监进来的?!” 我慌忙跪下说:“娘娘恕罪,小的听说娘娘是仙女下凡,美得连御花园里的牡丹花都含羞不敢盛开,所以冒死进宫,就是为了一睹娘娘的芳容。” 杨玉环被我哄得心花怒放,笑道:“好个会说话的奴才,本娘娘看在你一片真诚的份上,饶了你。但,你日后只可在我身边,不得到处乱跑,要是被其他娘娘知道,那我可就没办法了。” 我连忙称是。我他妈的正求之不得呢!这个高贵却淫荡的女人已经对我有意思,打算用她上下两张饥渴的嘴来吃我了! “你起来。”她说。 我依言起身。 “把衣服下摆撩起来。” 我依言撩起衣服下摆,露出被大肉棒撑得像个小帐篷似的底裤。杨玉环看得面露喜色,一把扯掉我的底裤,我的大肉棒仿佛蛟龙出海,昂首直上云霄。 杨玉环一声惊唿,又慌忙捂住了张得圆圆的嘴,喃喃地说:“天啦!真是天生异禀啊!天赐神物给我啊!” 说罢,她立马滚下床来,抓住我的大肉棒贴在脸上,温柔地婆娑,然后,一口含着我的大龟头,开始吮吸起来。 这个浪妇,前些日死活都不肯舔安禄山的鸡巴,现在却急不可待地主动给我吹箫,可见她对我的大肉棒甚是满意了! 杨玉环的舌功甚是了得,吮、吸、咂、舔、咬,十八般武艺,样样精通,弄得我飘飘欲仙。过了一阵,她吐出肉棒,嗔道:“呆头鬼,快摸我的奶子!”说罢,又含着我的大肉棒吃了起来。 我回过神来,双手伸进抹胸,揉捏她的大奶子。杨玉环不愧以丰满着称,她的奶子别有韵味,肉嘟嘟的,摸起来舒服极了。 杨玉环吹箫吹够了,起身将我剥得精光,自己也三下五除二脱得一丝不挂,将我推到在床上,双脚叉开,扒开她的骚穴,就往我嘴上凑来。我赶忙抱住她的腰背,张嘴含住她的阴唇。杨玉环一只手撑在床上,一只手狠命地揉捏着奶子,上下耸动着阴部,咬着嘴唇,极尽淫浪之态。 杨玉环果然是个水做的浪妇,她的淫水仿佛春泉一般汩汩地流个不停,腥膻中带点甘甜的春水不停地流进我的嘴里,我只得悉数吞咽下去。 杨玉环已经被我舔得欲火沸腾,再也忍受不住,便起身,握住我的大肉棒,对准我的骚穴,用力一座,连根吞没,然后就疯狂地上下耸动起来。 亏得她体丰力强,在上面疯狂运动了一炷香的功夫后都毫无倦意。她的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,酥胸上也是亮光一片。两个大奶子上下晃动起来煞是好看。 丰满的女人性欲都强,而且不易达到高潮。杨玉环也是花丛老手,不像郑旦、西施、昭君、貂蝉那样纯情,她主动变换姿势,花样百出,干了一个时辰,她还是没来高潮。她也特别会叫床,听得我销魂蚀骨,精神越发抖擞。 我最喜欢从后面干杨玉环。看着我的大肉棒在她的骚穴里进进出出,带着淫水四处横流,撞得她丰满的大屁股一抖一颤,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。 那天,我们足足做了两个时辰,最后在杨玉环观音坐莲疯狂的抬腰摇臀中,两人同时登上性爱的最高峰。她丰满的身子趴在我身上半天没起来,一对丰满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前,舒服极了。 此后,我就留在了杨玉环的身边,一有空便跟她疯狂做爱。 后来,我试着改变历史,上奏李隆基说安禄山有反心。没想到,安禄山闻知后在朝廷四处运动,李隆基不但不怀疑他,反而对他更加信任,说我祸乱朝廷,离间君臣,判我斩立决。杨玉环苦苦哀求李隆基饶我性命,可是李隆基煳涂油蒙了心,竟然连杨玉环的哀求也不顾,执意如此。后来,杨玉环偷偷熘进大牢,支开衙役,跟我做了最后一次爱。 行刑那天,当刽子手的狗头刀正要落在我脖子上时,一阵狂风吹过,我被带回了现代。于是,我就将这些在古代与美女们亲历的性爱之事写下来,以飨读者! (杨贵妃篇完,全文完)